Telegram电报群  |  

QQ群:

今日更新影片:170

本站共有视频资源总计:108121

本站共有小说资源总计:44829

妈妈的口活 - - 妈妈的口活 -

一日一日过去,我已经升了国二。虽然身高还是只长到162公分,但肉棒却在每天勤奋的操练中长到了十六公分长。自己看镜子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高跟老二的比例看起来真有点滑稽,像是尾巴长在前面的猴子一样。不知道还会不会再长?但我宁可长高啊!比起170公分的妈妈,站在她旁边的我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的小鬼,也许妈妈也是一直这样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小孩吧

  那天早上我感冒发烧,原本照常要换衣服吃早餐再去上学,但起床之后觉得全身无力的很不对劲,坐在床沿动也不动的发呆不太想站起来。妈妈见我没有起床,敲了我房门进来,看到我的样子便摸摸我的额头,这才发现我已经发烧了。妈妈一样弄好早餐放在我房间,嘱咐我在家休息,再打电话向老师帮我请假之后,就回房间换衣服准备上班去了。

  发烧的我真的不太舒服,也不知怎么的,自己昏沉沉的走出房间乱走。爸爸已经去上班了,就只有妈妈给我依靠,糊里糊涂的也没敲门就直接推了妈妈的房门走了进去。妈妈被我吓了一跳,但转头看到我病恹恹的走进来也就没有怪我怎么不敲门。衣服换到一半的妈妈才刚把上班要穿的黑色半透明裤袜套上,隐约还可看到在裤袜底下的性感红色蕾丝内裤。上身只有一件成套的红色缎面胸罩,勉强可将那丰满的雪白嫩乳藏于其中。因为感冒而有点脚软的我,脚步不稳的走到背后无力的抱住了妈妈,说道:

「妈妈,我好不舒服喔,你不要去上班嘛...」

  妈妈被我从后一抱,娇躯轻轻抖了一下,不过还是很镇定的说:

「小泉乖,在家休息,妈妈回家看看小泉好点没有再看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哦...」

  「不要,我要妈妈在家陪我就好。」我从妈妈身后抱得紧紧的撒娇说道。

  「都这么大的孩子了还撒娇,你这孩子真是的...」

  妈妈好气又好笑的说。但这时候妈妈突然感觉到只穿着四角裤的我,胯下的软鸟不知何时已经胀成向上挺刺的肉杵,已经从四角裤的底下钻出来整根刺在妈妈的裤袜翘臀上,让妈妈有点不知该怎办才好。处在发烧状况下,不受控制的勃起应该也不是我所愿意的,毕竟在生病的时候会勃起是正常的生理反应,因为危机状态下生殖本能会告诉身体要留下基因,所以性器官会勃起,准备好让身体进行性行为...当然这是我后来查到的,那时病得要命的我是不会知道的。

  莫名的勃起让我感到十分羞愧,都已经不舒服了还可以对正在换衣服的妈妈产生欲望,难道我真的是好色到连命都不要吗?

  「妈妈对不起...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。」

  我抱在妈妈的身后说道。正准备要放开手的时候,一个头晕就往后一倒跌坐在地上。妈妈吃了一惊赶快把我抱扶起来,也不顾衣服还没穿好,就步履蹒跚的把我扶回房间,打算让我躺回床上。到床边的时候我双脚一软,把扶着我的妈妈都一起拉倒在床上。妈妈哎呀一声的跟我一起摔下去,我这时又抱得紧紧的不让妈妈离开,让妈妈进退维谷的面对面被我抱在床上,浑身动弹不得。

  「小泉乖哦,放开妈妈好不?」

  我没有说话,就只是昏沉沉而眼神迷蒙的摇摇头,继续把妈妈抱得紧紧的,一对红色胸罩下的E罩杯巨乳顶着我的胸口,下半身穿着的黑色半透明裤袜也摩擦着我的腿,细致的触感蹭得我十分舒服。彷佛是本能带动着行为,抱着妈妈的我撑着硬挺下身微微的前后摇动,将肉棒顶在妈妈的小腹上无意识地寻求刺激。大概是肚子被顶得有点不舒服,妈妈不住扭动着挣脱了我的怀抱。但就在妈妈脱离之前,我抓住了妈妈的一只手,赖皮的不愿意放开。

  「妈妈帮我弄...」我意识不清的脱口而出,微微地把下身挺起,让妈妈看到那被顶起的帐篷,连尖端的部分都已经被前列腺液给弄湿一片。看不清楚妈妈的表情,但隐约知道妈妈停着思考了一下,接着就主动将我的四角裤给脱下,然后伸出那纤细的小手开始温柔的上下套动着我坚挺的阳具。

  「噢...」仍然躺着的我无意识的发出舒爽的呻吟。也不知是妈妈看我生病才给我这样的特别看护,抑或是什么其他的想法,但总之是让我赚到这一次。我努力的打起精神抬起头看着妈妈,见到她脸带微红的看着我,秀丽而细长的眼睛眨呀眨的,灵动的眼神好像在对我说些什么一样。

  「这样舒服吗?」妈妈轻声的向我问着。

  「嗯...啊...」我没有办法作出回答,但让美得不可方物的妈妈上半身只穿着红色蕾丝胸罩,紧靠着我帮我手淫,要说不舒服是不可能的吧?

  妈妈轻柔的运用着手指的巧劲搓弄着我的阳物,上下套动之余,不时还用指头刺激着我红肿的龟头,更让我觉得舒爽万分。妈妈那跳动着的手指,白净修长的,很是好看,为我手淫起来也是十分灵巧。

  我的肉棒随着妈妈上下撸动的手,不住的因为强烈的快感而抖动。像鸡蛋般巨大的龟头一下被妈妈的手掌覆盖,一下又整颗跳了出来。此情此景真的是像做梦一般,舒服得我不想停止。

  原本昏昏沉沉的我,空白的思绪逐渐被淫欲的渴望所填满,想向妈妈企图更多。仗着生病发烧,看准妈妈不会对我撕破脸,我挺起下半身指向妈妈,病恹恹却又充满色欲的说道:

  「妈妈帮我含...」

  妈妈听我这样说,瞪大着眼睛整个上半身都抖了一下。口交这件事情我也只在同学传给我的黄色小说里面看过,只知道应该是很舒服,但不可能也找不到对象证明。现在像是醉汉在藉酒壮胆(还是藉病装疯?),趁机要求妈妈,其实我一点把握也没有。但现在生病的我顶多只是挨个骂,应该不会吃巴掌吧?

  妈妈看着我那已经被前列腺液沾满的龟头,一边持续套动着一边思考着,彷佛下定什么决心似的,将我的包皮一口气推到底露出整颗紫红色的龟头,然后张开那性感的小嘴,缓缓的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

  「噢...!」我一边爽极了的呻吟着,一边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盯着这淫靡的一幕。妈妈用纤细的食指与拇指箍成一个圈,套住我的肉屌根部,嘴开始一上一下的吞吐着我的肉棒。因为嘴很小的关系,可以见到妈妈必须很辛苦的将小嘴张到最开,才能吃下我那尺寸偏大的阴茎。红润的嘴唇紧紧包覆着我的棒身,一前一后缓慢的的滑动。而灵活的舌头也开始舔弄着我的龟头。一下在龟头旁的棱沟舔动,一下舔在马眼上像是要把尿道口顶开一样的刺激着我。

  那对性感的红唇一开始只包住我的龟头,但这时候开始大力的前后套动,将整根肉杵都吞入喉中,并用力的吸吮着,彷佛是很好吃的东西一样,发出啧啧的口水声。不仅如此,妈妈还左右转动着头部变换角度,像螺旋一样忽左忽右的带动着我的阴茎转动了起来。

  这种感觉已经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了。原本应该昏沉的我逐渐的被胯下所传来的快感刺激得苏醒了过来。我伸出手轻抚着妈妈波浪的棕色卷发,然后将手的放在妈妈的脸颊上,感到无比的满足。妈妈水亮的双眸精灵般的看了我一下,再用那热烫而灵巧的舌头卷动起我的棒身,接着吐出肉棒,像水蛭般的从侧边吸吮着我那火热的棒体,一手抚弄着我两颗沉甸甸的子孙袋,悠悠的说道:

  「是小泉生病才有这样,心疼儿子的...」

  我忍不住地伸出手在空中乱抓,想要抓住什么似的。妈妈见到,心领神会的边含着我的鸟,边卸下了包裹着奶子的胸罩,然后引着我的手抓住那两只漂亮的乳房。雪白之外,又大又挺,我的魔掌抓住34E的奶子,运动着手指让那软嫩的乳肉在我的手掌之中一再变形。两颗深红色的小乳头不合常理的向上挺立着,也勾引着我伸出手指狎弄着它们。

  我像是快受不了刺激似的,微微挺动着腰前后摆动,让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嘴里进进出出的享乐。由于那根凶器对妈妈的小嘴来说实在太粗太大了,因此她必须用手套住我肉茎的根部,以防我将整根阳物都捅进妈妈的嘴里。妈妈吞着口水忍耐着那根铁棒对她喉头的顶撞,胸前白皙的乳球也受着我的魔爪侵袭,细致的皮肤上都留下了我一道道的爪痕。对妈妈小巧的嘴进行奸淫,让我感觉到止不住的的兴奋。

  我微压着妈妈的后脑前后的挺动,妈妈一手捧住我的阴囊,一手紧握住棒身,嘴里像是真空一样的狠狠吸住我的龟头,终于让我的快感到达最高点,大叫一声将肉棒干进了妈妈的小嘴里。粗壮的热棒猛地一弹,从马眼中噗哧噗哧的爆射出一整串的精液,像炮弹一样源源不绝的射进妈妈的嘴里,妈妈的小嘴吃不了这么多精液,开始像是溢出般的冒出了嘴角。

  妈妈原本想把精液吐出来,但后脑被我压着动弹不得,进退维谷之下干脆让肉棒深入,改将男汁吸入嘴中。我咬紧牙根,紧紧抓着妈妈充满弹性的乳房像是要找施力点一般,一股一股的放射出累积已久的欲望,全都爆喷在妈妈可爱的小嘴之中,妈妈也被我半强迫着而不得不将精液全部吞下。

  终于结束了这次猛烈的射精,我松开掐着妈妈奶子的手无力的倒在床上大力喘着气。妈妈红着脸吞下最后一口精液,然后擦了擦嘴角轻拍了我正在萎缩的小弟弟,我唉唷惨叫了一声,妈妈跟着微怒的说道:「你这笨儿子乱弄一通!害妈妈都吃下去了!」

 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捏得通红还带点指痕的雪白大奶,拍打了我的额头一下然后用力捏着我的脸颊继续说:

  「想说生病让你放肆一下,结果把妈妈弄成这样!以后都不让你弄了!」

  「呜...」我无力的躺着哀号没力气抵抗,只是努力着平复着高潮之后的呼吸,不敢跟妈妈顶嘴。妈妈见我已经累了,快速穿上胸罩之后帮我盖好棉被,在我昏沉睡去的时候悄悄退到了门边,再回头望了我一眼之后,关上门退出了我的房间。 我一直很难摸清妈妈对于我的一再骚扰到底是抱着何种态度,有时候热情又温柔像是情人,但翻脸的时候又是个严厉的冰山美人,不可亵玩的圣洁母亲。每次我觉得似乎有进展了,但隔天妈妈却像是忘了一样,极力地避免母子之间再次发生违背伦理的玩火游戏。就在妈妈为我口交射精的隔天,感冒退烧的我很亲昵的从背后去抱妈妈,结果妈妈很快的将我拂开,并送给我一个「不可以这样」的眼神。

  我真的搞不懂啊。

  到底哪个是真的妈妈?在我的肉棒上套丝袜手淫的妈妈,含着我的大肉棒吸吮到射精的妈妈,还是把我推开,赏我巴掌要我好好认真读书不要胡思乱想的妈妈?

  还搞不清楚妈妈到底是怎么想的,她就因为公司的进修课程而出国去了,为期三个礼拜。这段时间我跟爸爸两个人在家里自己过生活,三餐就买便利商店,便当店,快餐店或是自己煮个泡面加蛋跟青菜解决。妈妈不在的期间,我还是习惯性的偷拿妈妈的丝袜来打手枪,浴室的不够了,就去妈妈的衣柜偷拿,然后射的黏糊糊的全都塞在洗衣篮底下。十几天过去,整个洗衣篮底下都塞满了我跟爸爸的脏衣服跟黏得浆硬的各色丝袜,我只好开始把该丢洗衣机的丢洗衣机,该用手洗的丝袜就手洗之后挂在阳台隐密的角落。其实爸爸应该也不会去阳台啦,只要我把晒好的衣服拿给他穿就好了。


Copyright 2018 - 2021 秀色资源网 www.test.cn

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,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,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、后门、不妥请联系本站邮箱:删除

统计代码 | 网站地图 | 关于我们 | 合作伙伴 | 广告服务